和縣文學史

發布時間:2019-05-19 09:47作者:admin 來源:匿名瀏覽次數:
字體:【    】

    一、文學萌芽時代

  和縣古稱歷陽,有著久遠的文學發展歷史,早在三十五萬年前,我們的祖先——“和縣猿人”就在長江中下游龍潭洞生活繁衍了。據考古發掘他們已能制造石器、骨器并能取火熟食和照明,他們在狩獵追逐野獸時,會發出吆喝聲;他們在抬樹木時,都覺得吃力,其中一個叫道:“杭育、杭育”,這就是創作。這就是配合勞動而產生的最初的詩歌韻律和節奏,正如《呂氏春秋•古樂篇》所說:“遠古時代,詩歌、舞蹈、音樂是融合在一起的。”因此說,和縣文學藝術萌芽時代,應從“和縣猿人”文化時期開始。 

  二、最早的文學創作

  待喬家莊遺址發掘后,遺物有生產工具:石斧、石箭頭;生產用具有陶鬲、陶罐、陶釜、陶尊、陶盆、陶豆等。據說此址與江蘇省淮安縣青蓮崗文化遺址相近,這為我縣原始文化增添了新的資料。

  接著在黃墩遺址,掘出一具完整的商周人骨架,坑內陶片較多,紅燒土及灰層中,有稻谷、莖桿痕跡。這些遺物說明先民們不僅會燒制陶器,還會種植稻谷。因此說這些原始遺物的存在,他們已從狩獵轉入農牧社會,每當豐收時,先民們都會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,唱起自己的歌謠。

  歷陽位于長江橫江段,是吳頭楚尾交界處,在兩千年前,伍子胥得知楚王謀殺其父及兄的消息后,乃倉惶從壽春逃至昭關,然后經歷山(今雞籠山)、陡沿驛,嵐龍山(今伍廟坊),至千斧津(今漁邱渡)江邊,他藏在蘆葦中,忽聽渡口傳來《蘆漪歌》聲,其歌曰:

  日月昭昭乎,侵已馳,與子期乎,蘆之漪。日已夕兮,予心憂悲,日已馳兮,何不渡?

  為事寢急兮,當奈何?蘆中人,蘆中人,豈非窮士乎?

  歌罷,伍子胥從蘆葦中鉆出來,叩見漁父就登船過江了。此歌作者雖不詳,但在歷陽文學史上,算是最早的文學作品了。

  三、秦漢的神話傳說

  秦代統一中國后,分天下為三十六郡,置歷陽縣屬九江郡。西楚時期,范增任歷陽侯;楚漢相爭時,又是項羽與劉邦決戰的地方。東漢時期,歷陽為揚州治所。當時文人想必有秦文漢賦篇章之作,由于歷年戰爭烽火洗禮,可惜史志均無記載。

  根據發掘的地下文物如漢代的銅玄武御耳杯,重列式浮雕神獸,銅鏡來看,該鏡為銅錫合金、銀灰胎、質地細膩、素色深灰、扁圓形紐、紐徑2.3厘米,表面微凸、光潔可鑒,背以弦分割成外區和內區,外區寬0.9厘米,且下凹為銘文帶,周環直行隸書陽文曰:“吾作明鏡,幽吳宮商,周圍琢容,五帝天皇,伯牙彈琴,黃帝除兇,朱雀玄武,白虎青龍,君宜高宮,子孫昌,建安(東漢)十年(205)作,大吉祥,示氏”。該鏡已定為安徽省一級文物。我們從該鏡銘文分析一下,就是鏡主的禱詞,全文寫的神話傳說,目的是祈求吉祥。今天我們在民間尚能聽到一些有關秦漢時期留下的神話傳說如《周文王吃兒吐子》、《老子煉丹臺軼聞》、《孔夫山的來歷》、《霸王迷道處》、《龍的傳說》、《華孟起義稱黑帝》、《樊曄教民植樹種田》、《雞籠山“三毛祖師”的來歷》、《伍子胥巧遇浣紗女》、《秦始皇游麻湖》、《娘娘廟的地名由來》、《三月三廟會的由來》等。

  四、六朝的文學交流

  從現存的資料看,當時各地文人紛紛來歷陽游玩、做官,留下許多詩文,已成為珍貴的文獻。

  東晉咸和四年(329年),僑立豫州于歷陽,置軍府于此。晉建元元年(343年)謝尚任歷陽太守,后為豫州刺史,并帶兵鎮守西府歷陽,時稱鎮西將軍。謝尚在巡視邊境青陽鎮(今善厚集北),歸來寫下詩曰:“青陽二三月,柳青桃復紅。車馬不相識,音落塵埃中。”此后,謝尚在牛渚舟上聽到袁宏《詠史》詩,贊賞不己,隨邀袁宏上自己船,與他談論古今,申旦不寐、謝尚稱袁宏“機捷辨速”自此以后,謝尚即引薦袁宏為歷陽縣參軍。這一《詠史》故事,曾引發了歷代詩人作為典故寫入詩中。

  永和三年(347年)時年四十四歲的王羲之來到歷陽,游覽了項亭,亞父城,然后登臨西梁山磯頭,小憩“怒吳閣”,即興寫下“振衣濯足”四個大字。陪他游覽的歷陽太守,即招石工在西梁山大磯頭摩巖刻好,至今仍清晰可見。

  南梁普通二年(521年)蕭統跟父親蕭衍來歷陽如方山“蕭家藏經寺”讀經拜佛,因身生疥瘡方移居香泉溫泉沐浴,病體康復,故寫下“天下第一湯”五個大字,從此香泉名揚天下。蕭統在香泉帶領才賢之士討論編纂《文選》,故后來香泉還建了“文選樓”。蕭統在歷陽水鄉,經常看到村姑采蓮,曾即興寫下《采蓮曲》曰:“和云采蓮歸,淥水如沾衣。桂楫蘭橈浮碧水,江花玉面兩相似。蓮疏藕折香風起,香風起、白日依,采蓮曲、使君迷。”

  迨至天保六年(555年),北齊與南梁在歷陽議和,故將歷陽改稱和州,以紀念“和為貴”化干戈為玉帛這段歷史,自此吳楚文化與六朝文化自然融合起來,而孕育了“和文化”的誕生。

  五、張籍與中唐詩壇

  中唐時代,和州出現一位杰出的現實主義詩人張籍,當時的古文運動和新樂府運動,使他在現實主義的創作上,取得可喜成果。張籍的樂府詩“思深而語精”,堪稱劃時代的杰作。

  他有真摯的愛國主義思想和憫農思想,例如他對戌邊將士,為捍衛和平英勇行為,給予高度贊揚,勉勵他們“重收隴外地,應似漢家時。”“良馬不念秣,烈士不茍營”。“所愿報國難,再逢天下平。”他深切同情農民,憐憫農民,故在《野老歌》中寫道:“老農家貧在山住,耕種山田三四畝。苗疏稅多不得食,輸入官倉化為土。歲暮鋤犁傍空室,呼兒登山收橡實。江西賈客珠百斛,船中養犬長食肉。”

  張籍看到當時戰患連年不斷,征婦遭遇更為慘苦,曾寫下《征婦怨》詩曰:“九月匈奴殺邊將,漢軍全沒遼水上。萬里無人收白骨,家家城下招魂葬。婦人依倚子與夫,同居貧賤心亦舒。夫死戰場子在腹,妾身雖存如晝燭。”

  唐貞元十二年(796),孟郊新登進士,歸途路過和州,張籍在桃花塢別墅與他飲酒賦詩。張籍在《贈孟郊》詩中寫道:“歷歷天上星,沉沉水中萍。幸當新秋夜,流景及微形。君生衰俗間,立身如禮經。淳意發高文,獨有金石聲。才名振京國,歸省東南行。停車楚城下,須我不念程。寶鏡曾墮水,不磨難自明。苦節居貧賤,所知賴發生。歡會有別離,戚戚憂慮并。安得在一方,終老無送迎。”孟郊與張籍會晤后,就將張籍引薦給韓愈。貞元十三年(797)張籍北上汴州,就結識了韓愈。貞元十五年(799)張籍登進士。

  貞元十六年(800)始,張籍在和州家中先后居喪、結婚、候官,至永貞元年(805)方補太常寺太祝,一任十年未升遷,引起文朋詩友不平,大詩人白居易寫詩曰“諫垣幾見遷遺補,憲府頻聞傳殿監。獨有詠詩張太祝,十年不改舊官御。”

  元和十年以后,才調國子監助教,秘書省校書郎。韓愈深知張籍才華出眾,故上書薦張籍為國子監博士。他贊張籍“學有師法,文多古風,沉默進退,介然自守,聲華行實,光映儒林。”長慶元年(821)張籍即被授為國子監博士,第二年又被授予水部員外郎。長慶四年(824)張籍被授主客郎中。是年十二月韓愈去世,張籍親為辦理喪事,并作長詩《祭退之》寄托哀思。后人評此詩“字字含情,聲聲蘊哀,可與韓愈的《祭十二郎文》相媲美。”

  太和二年(828),張籍被授為國子司業。此時,他與白居易、劉禹錫、賈島等人交游更密,每有詩相贈答,唱和聯句以寄興,如《春池泛舟聯句》、《西池落泉聯句》等。同時,朱慶余、項斯、董居中、任蕃、陳標、章孝標、滕倪、司空徒等賢士才子,也都受教于張籍,并得到賞識和提攜。因此,可以證實張籍對中唐詩壇的影響是很大的。

  張籍的《節婦吟》詩曰:“君知妾有夫,贈妾雙明珠。感君纏綿意,系在紅羅襦。妾家高樓連苑起,良人執戟明光里。知君用心如日月,事夫誓擬同生死。還君明珠雙淚垂,恨不相逢未嫁時。”,本意是為拒絕李師道的攏絡收買而寫的,宋人劉克莊說:“張籍《節婦吟》為世人所稱道。”直至1983年12月,張籍的《節婦吟》詩的最后兩句:“還君明珠雙淚垂,恨不相逢未嫁時。”打動了法國作曲家羅塞爾的心,于是羅索爾為此詩譜成一首出色的歌曲,轟動了巴黎樂壇。

  張籍繼承了漢魏樂府的優良傳統,并注重文學的教化作用,揭露和批判切中時弊,他的樂府詩與王建的樂府詩,在中唐詩壇上并稱為“張王樂府。”韓愈就贊揚張籍的詩,“未必不如聽吹竹彈絲敲擊金石也。”白居易對張籍備加推崇:“張君何為者,業文三十卷。尤工樂府詩,舉代少其倫。”姚合認為張籍的詩“古風無敵手,新語是人知。”王安石也認為張籍的詩:“看似尋常最奇崛,或如容易卻艱辛。”周紫芝評說:“唐人作樂府都甚多,當以張文昌為第一。”在中唐時代的新樂府運動中,張籍是著名的先驅者,他的深遠影響是應該肯定的。

  張籍著有《張司業集》、《張文昌文集》等,他現存的400余首詩中,就有200余首贈答唱和詩,抒發親情、友情,具有廣泛性、深刻性、國際性,在他詩集中,有幾首贈給朝鮮、日本和東南亞國家的友人詩,這是唐代與外國睦鄰關系的見證,也是我國外交史上的重要資料。

  六、宋代文人輩出

  宋代沈立。天圣八年(1036)舉進士。歷任益州判官,兩浙轉運使,滄州知州,進諫議大夫,判都水監,江淮發運使,并知越州、杭州,京西北轉運使等職,歷仕宋仁宗、英宗、神宗三朝,為官清正、深得民心,多次受詔獎,晚年徙宣州,提舉崇禧觀,終年七十二歲。他著有《河防通議》、記敘了大量有價值的治水經驗,受到神宗皇帝“詔獎之”,“治水者悉守為法。”他的《都水記》、《名山記》記述了祖國山川秀美、民俗風情。他還著有《諫議文集》、《萬卷堂目錄》、《劍南方物》、《茶法要覽》、《奉使二浙雜記》、《蜀江志》、《香譜》、《錦譜》、《稽正辯論》、《海棠記》、《支賜式》、《又支賜式》、《官馬俸草料等式》、《熙寧太宗正司敕》、《新修審官西院條貫》、《總例》等。宋代錢藻著有《賢良策》。

  宋代徐兢字明叔,十八歲入太學,因會試成績不佳,步入仕途,初任司刑曹事、繼知雍丘、原武等縣事,民服其化,政績有聲。

  宣和六年(1124)他隨國信使路允迪、副使傅墨卿一道前往高麗,進行友好訪問。徐兢被聘為國信使提轄人船禮物官,隨同出使。歸來后,他以耳聞目睹情況,博采眾說,配以物圖說明,寫成了《宣和奉使高麗圖徑》四十卷。徐兢在沿途記述中特別寫道:“船隊航海,夜晚視星斗前邁,若晦冥,則用指南浮針。”自此,指南針彌補了天文導航之不足,是全天候的導航工具,并開創了航海技術的新紀元。徐兢在書中還說;“張騫使月氏,十有三年而后歸,僅能言其所有之國地形,物產而已。臣在高麗月余……耳目所及非十三歲之久,而其建國立政之體,風俗事物之宜,繪畫紀次,迨無遺者。”此書為我國人民當時了解高麗,增進與高麗的友誼和文化交流,作出一定貢獻。時宋徽宗趙佶閱后大喜,特賜徐兢同進士出身,擢知大宗正丞事兼書學,后歷任尚書、刑部員外郎。繼后,謫池州永豐監,沿江制置司參謀官等職,晚年,徐兢辭官回和州,在城郊治圃數十畝,并置有洗硯池,幽勝名聞大江南北。紹興二十二年(1153)病逝,終年六十二歲。

  徐兢學識廣博,并擅長詩書畫和樂律,有“天下士聞徐兢美名、率愿與之納交”的贊語。他過烏江西楚霸王祠曾留下二十八字詩,中書舍人韓駒讀之贊嘆不己:“后人殆不可措筆矣!”韓駒曾獲徐兢所贈山水畫,評說:“明叔為畫耶,畫為詩耶!”理學家朱熹在《題可老所藏明叔畫卷》詩中寫道:“群峰相連接、斷處秋云起。云起山更深,咫尺愁千里。”徐兢書法曾受到宋徽宗趙佶召進宮中,書寫“進德修業”四個大字,待字成筆停后,皇帝情不自禁地高呼“好”,侍臣無不驚喜叫絕。后來華文閣學士張孝伯評其書道說:“徐兢用筆精熟,周旋曲折,雖夜屏燈漏,無毫厘差,真行道的超逸,褚薛顏柳眾體兼備。晚年好作草字,尤逼懷素,天橫馳聘,其用無窮,天下言書者,以公為宗。”

  宋代杜默著有《詩豪集》,他的《植梅》詩是僅存的一篇,其詩曰:“半畝花蔭半畝田,寬適一角始周全。培根急取他山石,設檻須添杖上錢。淺筑墻頭防過酒,大開竹徑為留賢。不妨酒力兼詩思,好具藤床待晝眠。手植名花浪得名,梅花于我是們生。幽香自足魁天下,清白由來效逸民。鐵干四重陰射日,瑤華萬點雪飛晴。何當爛醉呼兄弟,異姓梅翁結杜陵。何必尋梅向遠方,阿家墻畔水之旁。日營月結香烽舉,雪寨冰團蝶陣忙。前日雨肥尤可愛,近因風瘦不曾傷。游人為指幽奇處,不是羅浮是考塘。”

  杜默老師石介在《贈三豪詩》中稱杜默為歌豪。歐陽修在《贈杜默》一詩中贊道:“杜默東土秀,能吟鳳凰聲。作詩幾百首,長歌仍短行。”

  張孝祥是南宋杰出的詩人,他著有《于湖居士文集》四十卷、《于湖先生短句5卷、拾遺1卷》,現有《張孝祥詩文集》。作為一個文學家,他的散文、詩、詞,都受到時人的推重,他的文學創作主要成就,則是他的詞作。他熱愛家鄉故土,他曾應知州胡昉之請寫了《三河記》。之后,他忽聽到完顏亮占領和州,企圖從采石渡江,被虞允文帶兵擊敗。張孝祥興奮不己,寫下《辛己冬聞德音》七律二首,熱情地謳歌這一勝利,詩中強烈反映了金人“蹂我歷陽”之仇恨,“南斗夜纏龍虎氣,北風朝蕩犬羊塵”之快意心情。他寫的《水調歌頭•和龐佑父》詞,立意造境籠罩著忠憤激烈、沉雄悲壯之氣,筆勢凌厲,蓄勢飽滿,題末所寫“我欲乘風去,擊楫誓中流,”不復中原,誓不返顧的強烈愿望。紹興三十二年(1162),在南京留守席上,張孝祥酒酣面熱,悲憤填膺,援筆寫下他的名作《六州歌頭》歌曰:

  長淮望斷,關塞莽然平。征程暗,霜風勁,悄邊聲。黯銷凝!追想當年事,殆天數,非人力。洙泗上,弦歌地,亦膻腥。隔水氈鄉,落日牛羊下,區脫縱橫,看名王霄獵,騎火一川明。笳鼓悲鳴,遣人驚。

  念腰間箭,匣中劍,空埃蠹,竟何成!時易失、心徒壯,歲將零、渺神京!干羽方懷遠。靜烽燧,且休兵。冠蓋使、紛馳鶩,若為情,聞道中原遺老,常南望,翠葆霓旌。使行至此,忠憤氣填膺,有淚如傾。

  據說,南宋名將張浚聽了這首詩,感憤不己,“罷席而去。”陳廷焯贊道:“淋漓痛快,筆飽墨酣,讀之令人鼓舞。”正說明張孝祥協助張浚積極籌措邊事的愛國情懷。

  張孝祥詩文總體成就不能同他的詞相比,但也能自成一家。在文學史上占有一席之地。南宋劉克莊說:“張孝祥為乾淳間,五家之一。”從他的詩歌內容、藝術手法、風格的層面上去剖析,他與杜甫、李白、蘇軾三家沾溉為多;他的文章,四六文及制策都頗負時名。

  宋代豪放詞,開創于蘇軾,至辛棄疾,發展到高峰,文學史稱之為蘇辛詞派,而在蘇辛之間的承先繼后那就是張孝祥。張孝祥同張元干的詞,被稱為南宋詞壇上的“雙璧”。王質在集序中說:“故宋中書舍人張公安國,奮起荒寒寂寞之鄉,而聲名震耀天下者二十余年。”

  宋代和州文人著述很多,如張邵著《張才彥文集》、《輶軒唱和集》。張祁著《張晉彥文集》、《總得翁集》。魏矼著《魏邦達文集》、《魏邦達奏議》、《治亂分象》。郭伯象著《暌車志》。張孝忠著《野逸堂詞》。張孝曾著《富水志》。龔相著《復齋閑記》、《項王亭賦并敘》。

  七、明代詩文并茂

  明代和州文人頗多,例如進士、應天府尹馬諒在《香泉》詩中寫道:“何處丹砂伏,流為豆蔻湯。芳名滿吳楚,勝跡自蕭梁。”此詩既記述香泉譽滿吳頭楚尾,也證實了昭明太子留下的勝跡。明代進士、四川巡按馬如蛟著有《納齋集》、《問蘇集》、《錦江集》、《樹星集》等,他在《沙口堰對月》詩中寫道:“難道沙河月,清光別一輪。如何對厄酒,不似故鄉人。”他寫的《與襄城伯李衡陽夜飲》詩曰:“朔風吹月斂寒云、說劍侯門卜夜分。眼底欲逢歐學士、坐中先見李將軍。將軍不是紈绔子,賀蘭山頂虛銅楹。自有白衣參玉輦,誰將阜袋亂金城。”他回鄉后為鄉官,故他能寫出這些愛國愛鄉詩篇。明清朝廷為表彰他在歷任知縣、御史、巡按等官職、清正廉潔、愛國愛民,故在鎮淮樓南,建造了四牌坊,以紀念他。

  明代詩人阿達以香泉為題,與文學家程敏政和詩曰:“聞說香泉可滌疴,華清雖好未應過。香泉碧霧薰衣濕,暖浸春云透骨和。門外車聲漸我少,寺中僧眼閱人多。何當化作天河水,倒洗人間百姓瘥。”明嘉靖三十七年(1558)舉人馬思齊著有《早間堂詩文集》,他在《秋晚香泉小集》詩中寫道:“秋靄輝金界,流云暖玉池。清樽共知己,白石坐移時。簪菊香侵須。香山翠入帷。悠然風且詠,忘卻日崦嵫。”(注:崦嵫在甘泉天水,指日落地方,)明代王珍曾在香泉游覽時;寫下《香社寺》詩:“何年一蘭若,結向沸湯山。樹密鳥聲亂,月高花影間。山僧習久靜,柴戶日常關。如聞人籟發,清梵水云間。”此寺曾被僧人勒石刻碑立于寺內。明代進士、詩人陸光祖寫下《烏江懷古》詩曰:“宰木蕭蕭起暮風,君王不復渡江東。舞衣滿地生新草,過客沿溪問舊宮。垓下一朝騅不逝,咸陽三月火徒紅。英雄轉斗無完策,四面悲歌入帳中。”

  明代萬歷年間,全國四大名僧的憨山(俗名蔡德清),他在佛學以及儒、道學術思想研究方面,成果豐碩,著作頗多。但他又是詩人、詞賦家、書法家。他著有《夢游詩集》三卷,陳葆經評說:“故其詩皆情意,境實之語。”如他在《思鄉曲》詩中寫道:“青山一帶繞河流,家住河邊古渡頭。自小離鄉今已老,此心不斷水悠悠。”他在《喜老母遣弟至》詩中說:“天屬憐同蒂,君恩賜一身。生還如有日,尚可奉此親。”

  明代秀才戴淳是戴重父親,他在《歷陽詩囿》中有詩一首名《西園》曰:“西園綠竹冷森森,蟬帶余聲過隔林。晝永庭閑無一事,南風吹動壁間琴。”戴重多才多藝,他詩崇杜甫,他所著《河村詩文集》,只保存古近體詩五十六首,其中抒寫個人胸懷的如《濠梁》詩云“布衣多難客他鄉,結客千金計渺茫。萬卷詩書悔癡絕,十年磨劍拼佯狂。青天鴻雁月千里,白露蒹葭水一方。不得故人書一紙,秋殘懷抱極凄涼。”陳廷桂對戴重的《乳燕飛•題石門店壁》詞評說:“老人談黃縣令苛政,即就店、不寐作。”桐城詩人方文《讀敬夫河村集》寫詩道:“我友河村歿數年,時時夢見似生前。只愁遺稿亂兵失,稍喜承家二子賢。聞道祝生歸有句,只為張老(指張自烈)刻成編。春霄供去寒窗讀,月落雞鳴尚未眠。”史志學家章學誠評說:“戴重詩文,對和州遺聞逸事頗究心焉。”戴重著有《河村詩文集》、《九九書》、《歷陽名僧傳》、《和陽開天論》。

  白賁著《孝經傳》、王宏載著《長林野鶴集》、黃廷俊著《唾余集》、宋錦著《牧民政要》、張廣漢著《烏江項王遺事》。楊侯胤著《六經精義》、《焦石齋集》。姚承順著《越浮草》、《拙存集》。潘子安著《海天吟嘯集》。杜浩著《南莠村集》。魯可藻著《嶺表紀年》、《流離草》。

  八、清代著述頗多

  戴本孝生于明末清初,終生布衣,著有《前生集》、《余生詩稿》。戴本孝與當時著名文人王士禎、劉公勇、惲南田、石濤、龔賢、孔尚任等都有交往,聚會時,大家互相酬唱,娛樂之情,陶然可觀。戴本孝在《贈阮亭》(注:阮亭為王士禎號)詩中說:“從來千古山,東岱為岳長。從來千古水,濟流獨居上。”他在《贈程周量》詩曰:“兩年慕音旨,相聞不相見。此興彌無窮,今古一繾綣。”戴本孝曾在金陵“遺民詩會”上,以文會友,抒懷述志,來寄托憂國憂民的哀思。石濤的《戴鷹阿圖》詩曰:“迢迢老翁昨出谷,夜深還向長干宿。朝來策杖訪高蹤,入座開軒寫林麓。細雨霏霏遠煙濕,墨痕落紙虬松禿。君時住筆發大笑,我亦狂歡起相逐。”

  戴移孝字無忝,有詩名,他在《蒼鷹引》詩中說:“君不見,村中翁嫗飯不足,忍使蒼鷹厭肥肉。”是對一種丑惡社會現象的揭露。戴移孝著《碧落后人詩稿》,當時,明史館纂修陳其年為其詩集作序評說:“歷陽戴無忝者,文章清麗,體制遙深,吟成越弄,依稀莊舄之哀,曲奏楚音,仿佛鐘儀之調。”清代朝廷在《碧落后人集》中,查出有“反清辭句”,故制造了“和州戴氏文字獄”冤案。戴本孝在清初詩壇上,則是獨樹一幟的大家,他與其弟移孝,被稱為“歷陽秀”,倍受推崇。刑部尚書王士禎寫詩贊道:“二戴歷陽秀,久別恒相憶。忽見一書來,寧忘下車楫。”

  清代成性詩文俱佳,著有《只飲齋詩稿》、《白思草》、《歸棹集》、《率庵集》、《道串集》、《畏此軒偶吟》、《南行便草》、《權輿集》、《此同篇》、《茨靡園》、《夏時抄》、《身世言》。清人讀其二集,莫不哀其志。他在五十五歲,告病回鄉時,寫下《寄延慶寺諸僧》詩曰:“延慶諸僧臥起遲,幾年薪火淚空垂。生平感慨何時盡,又在燕山夜雨時。”

  姚如頌著《漁印草堂稿》,陳廷桂評說:“姚如頌性高潔,其一生精力盡于詩,而不肯與言詩,他的詩寫得清絕孤涼。”如:姚如頌在《天門》詩中寫道:“萬古此門戶,寒云漠漠封。兩眉開日月,一線走蛟龍。吳楚中分斷,江山此地重。孤帆人不見,天際一聲鐘。”

  孟成儒著有《陶谷子集》,詩存百余首,他的《感懷詩》曰:“春光滿眼劇骎骎,獨坐茅茨感客心。身世未應青卷誤,家山好在白云深。野花帶雨闌珊意,嬌鳥依人睨睨音。慚愧東君舊相識,年年抱甕偃空林。”陳廷桂評說:“孟成儒詩文奇雄豪宕,游思天天,不輕脫稿。”

  吳盛藻著有《天門詩集》、《天門文集》,他對天門家鄉情感較深,他在《天門道上》寫詩曰:“石橋流水爭,風磴暮煙斜。獨鳥還山晚,垂蘆夾岸花。三年常作客,今歲兩歸家。行李何時住,荒園尚有瓜。”

  陳廷桂先后著有《尚書質疑》、《古今文考證》、《續識小錄》、《香草堂集》、《詩略》、《蔗廊短書》、《所獨集》、《太音集》、《歷陽典錄》、《神京風土記》、《沈陽于役記》、《滇程日記》、《江河行程錄》、《鄖讞隨筆》、《秦三絕錄》。歸里后還著有《筍根雜錄》、《歷陽詩囿》、《年譜》。另有《重修和州志稿》,惜未付梓。陳廷桂一生熱愛家鄉、熱愛文史,他先后翻閱五百八十余種書籍,花了五十四年時間,編纂了《歷陽典錄》、《歷陽詩囿》兩書,對和縣詩文、碑記、傳記,留下寶貴而豐富的歷史資料,真正起到“資治、存史、教化”作用。紀曉嵐對他編著的《歷陽典錄》評道:“考據博雅,辯論精核。閱之色然以喜,太史負名山著作之材者。”

  陳廷桂詩學唐人,以王孟為宗。符葆森在《寄心庵詩話》中評說:陳夢湖詩以五律最盛,如:“寒城殘雪夜,空館獨眠時。”“城煙孤塢靜,樵路百花香。皆得唐詩格律。其反映現實的詩有《田家詞》、《去婦詞》、《狼食人》,其中《狼食人》詩曰:“腥風出林聲嗚鳴,狼來食人人叫乎。相逢狹路避不得,草犬濺血血無色。城中高墉狼不來,掉頭縮頸悲且悸。城中無狼有官吏,呼嗟吁爾民可哀。”

  賽德遇好理吟事,著有《夢草亭詩集》,他曾《偕徐立堂游豐山看梅》寫詩曰:“花種豐山古,孤芳遠市囂。人豪推一代,樹老越三朝。瘦影依茅舍、寒香渡野橋。騎驢風雪里,豈憚路迢迢。”

  賽開來著《種竹山房詩抄》。女詩人張元善著《萎蘭集》,王蕊卿著《鄉余吟草》。鮑東里著《十三經章句口訣》、《釀齋詩人稿》、《史鑒節要便讀》,鮑源深著《桑梓蘭言集》、《題圖小品》、《補竹軒詩稿》。鮑源深生前為西梁山觀音閣題寫一副楹聯,至今仍被傳頌下來,聯曰:

  憑空中鬼斧,劈開一片蒼崖。石勢抱危樓,聽鐘聲響處,若來上寺閑云,洞口齊飛,破曉待孤僧入定;

  忽漫里天風,卷起千層雪浪,波光浮寶筏,覷竿影低時,釣出東梁明月,江心亂滾,夜深對漁父忘機。

  自唐至清代,和州有著名文人九十多名,著有詩文作品三百一十多本(篇)。

  九、現代文學興起

  民國八年(1919)“五四”新文化運動春風,吹遍了祖國大地。這對我們和縣現代文學的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。特別是在“五四”運動消悉,傳到和縣后,身任縣立高等小學校長王大杰率領師生首先響應,舉行反帝游行。后來又與禹子鬯、齊堅如、李適生等人組織“五四運動外交后援會”,進行愛國反帝斗爭。由于“五四”新文化運動的思潮推動,王大杰把他在“五四”運動以后寫的詩篇,結集出了《強怒齋詩集》一書,其中有一篇名叫《觚》的詩曰:“器必具棱角,人始名為觚。士必礪兼隅,行方與谷殊。”1921年,惲代英為《和含學會會刊》作序,序中說:“學會的個人修養圓滿了,團結實力充實了,三、五年后,自然可以改造鄉土。……和含學會,是和縣同含山同志的青年,為鄉土運動而團結起來的。”這篇文章對當時在蕪湖、宣城的青年學子如禹子鬯、尹伯西等人來說,努力個人思想修養,樹立革命人生觀,為改造鄉土而奮斗終身,確實起到承前啟后的作用。繼后,張伯禧著《莊子研究》、《和州光復記》。章書簡著《荀子札記》。朱雪舲著《養園酬唱錄》。林散之自五四以后至抗日戰爭爆發前,在《江上詩存》前五卷中,就寫了204篇,其中大多是和縣的山水,名勝和人物。如他寫有《西楚霸王祠》、《魯妃廟》、《論項羽》、《偕邵子退、許太樸登白衣庵尋張司業讀書故址》、《項羽廟》、《項王廟懷古二首》、《春日偕邵子退、許太樸、盛仲梅游雞籠山二首》、《喜丁敬山來,卻寄二首》、《歷陽雜詩》、《讀河村集》、《浣紗祠題壁》、《由香泉經高皇殿至善厚鎮短日易盡懷古思今作詩二首》、《贈谷沆如》、《與卻斯坐云眉山館》、《八月十五夜偕友坐秋風亭》等,其中他寫的《喜丁敬山來,卻寄二首》(注:丁敬山即丁山教授)其詩曰:“相見如相識,心期十載前。空山話新雨,小閣檢殘篇。文字君能古,琴書我亦仙。疏狂同一醉,應不笑同年。憐我天才薄,為之以弗專,虛文供詩好,奇字愧高賢。徒向偏旁語,難將秫璽研。江南去未遠,早晚盡書傳。”啟功在《江上詩存》序中說:“伏讀老人之詩,胸羅子史、眼寓山川、是曾讀萬卷書而行萬里路者。”“然老人之詩,于國之敵、民之賊、當誅者誅、當伐者伐,正氣英光,貫穿于篇什之中。”趙樸初有詩評道:“莊嚴色相臻三絕,老辣文章見霸才。三載感翁勤拂拭,愧余心境未離埃。”

  丁山原名丁增熙,字敬山,青年時代側重文字、音韻方面的研究,二十歲后轉向甲骨文的考釋,寫出許多文史專著,如《中國地理與中華民族之盛衰》、《甲骨文所見民族及其制度》、《中國古代宗教與神話考》、《商周史料考證》、《說文闕義箋》等。他對中國甲骨文字學的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。丁山是繼羅振玉、王國維之后的第二代甲骨金文研究專家。他和魯迅、郭沫若、顧頡剛、伊達、馮源君等交往至深。1928年他在《題自己小照》詩中寫道:“不仙不佛不儒宗,不墨不楊不諳農。文不成章武不劍,不知天地我何鐘。”

  抗日戰爭爆發后,和縣成了敵后抗日根據地。因此,廣大愛國知識份子,發表了許多抗日救國為題材的文學作品。1937年,香泉張智錦在《述我立場》文中寫道:“我主張即不能挽既倒之狂瀾,亦當做中流砥柱……”以后他在《贈亻契懷鐳》詩中說:“荏苒光陰似水流,楓紅露白又臨秋。舉眉荊棘英雄淚,觸目瘡痍志士愁。細雨打窗苦寂寞,微風拂面意颼颼。男兒漫灑新亭淚,不斷樓蘭誓不休。”亻契懷鐳收讀此詩后,激動不己,旋即步韻酬和詩曰:“山自青青水自流,梧桐搖落又經秋。笙歌恬耳誰家樂,憂郁滿懷吾獨愁,萬里關山成齏粉,五更劍笛颶風留。他年若遂平生志,斬盡妖邪方罷休。”結果張智錦被日軍殺害, 亻契懷鐳因公殉職,兩人都成為抗日烈士。

  此時,黃立松在《和縣日報》寫了《起來吧!和縣的民眾》一文,他大聲疾呼說:“起來吧!和縣的民眾,你們有武力的趕緊加強你們的武力,沒有武力的趕緊團結你們的意志,貢獻你們經濟,發揮你們的力量,然后……配合軍隊把和縣的鬼子趕走,奪回我們的縣城,恢復我們的自由……”

  還有張郁寫的《寄前線抗日將士》、《慶祝抗戰五原大捷》、《楊柳枝•憶江南故里》。禹仲琪寫的詩劇《放逐交響曲》,劉嵐山寫的《漂泊之歌》、《荒年的花》等。

  1943年,在抗日根據地的文學創作中,出現了不少好作品,如《抗日抒情詩》、《節約歌》、街頭詩《困死敵人》、《打得鬼子喊爺娘》、《團結一致打敗日本兵》。還有民歌、民謠如:《山猴子》、《好軍隊》、《新四軍,真正好》、《當兵要當新四軍》、《參軍歌謠》等。這些詩歌民謠,充分證明在團結人民、教育人民、打擊敵人方面,確實發揮了戰斗作用。

  十、新中國成立后文學的繁榮

  新中國成立后,貫徹“百花齊放,百家爭鳴”的文藝方針,全縣業余作者,在國內外報刊發表各類作品數千篇;個人出版詩文專集的也越來越多。如潘效安(和縣人民政府首任縣長)著有《效安詩抄》其中《南下詩頁》(三首),寫道:一、《解放和縣》詩曰:“輕騎直抵大江邊,解放和縣我獨先。百萬工農齊踴躍,滿城鑼鼓鬧喧天。”二、《渡江前景》詩曰:“萬戶千家忙出勤,尤其可喜是民兵。人民解放軍來到,協作親如魚水情。人民軍隊北方來,簞食壺漿壓斷街。老幼倚門齊唱道,此回定把蔣家埋。三、《渡江盛況》詩曰:“萬炮齊轟敵膽寒,要他固守兩梁山。不知我是佯攻計,好讓征船任往還。滾滾江潮不可攔,我軍神速奪三山。飛船接著齊登岸,地復天翻頃刻間。風云變色助征帆,兩岸人民盡笑顏。一夜功夫天地轉,紅旗插遍大江南。”江波的《戰地重游》(四首)發表在《和縣黨史通訊》,其詩曰:“我來戰地幾復回,駐馬香泉帶日暉。喜看江城秋色盡。青山紅葉滿天飛。黃花老圃念征程,月朗金河分外明。激戰天門三月夜,重游舊地憶軍情。雄師百萬過江東,橫掃千夫煙雨中。殲敵投槍憑白刀,大江兩岸戰旗紅。燎原星火作先鋒,百戰疆場萬世雄。揚子江頭留血跡,英雄殺敵建殊勛。”何林的《故鄉行》(三首)發表在《巢湖報》上。其中《歷陽得見諸親友》一首詩曰:“冬云還暖歷陽行,故友相逢話晚晴。四十三年親故里,溝塘橋壩幼兒情。”

  張力生的長詩《無產階級硬骨頭贊歌》,發表在《解放軍文藝》刊物上,他的《血染的手旗》被選入《初航集》上,獲1981年海軍優秀創作獎。秦圣非的《星月集》出版時,著名作家茅盾親筆題寫書名。在《揚州文學》刊物的作者簡介中說:李秋水,詩學唐宋、主性靈,旨在清真、自然。他寫的《歷陽湖》詩曰:“朝朝打槳歷陽湖,賣掉魚兒去繳租。尚欠官家錢八百,破船破網不如無。”此詩揭露了舊社會對漁民的剝削慘景,感動了許多讀者。他寫的《訪朱自清故居》二首詩曰:“數樹梅花繞故居,凜然風骨見清癯。二分明月多情在,曾照先生此讀書。憔悴京華幾度春,青氈坐破耐清貧。雕欄紅紫知多少,不見荷塘月色新。”熊百之評說:“李秋水先生深情寫下這首詩,其末兩句,既是對朱自清的人格頌揚,也是本人淡雅詩風的自然流露。”

  邵子退著《種瓜軒吟稿》,他的《鄰嫗》詩,受到北京大學教授謝冕在《布衣的友情》(《中國藝術報》)中說:“《鄰嫗》一首,堪稱當今樂府,其直面人世的勇氣,足可使今世文人為之汗顏。”林散之在《哀子退》詩中寫道:“從今不作詩,詩寫無人看。風雨故人歸,掩卷發長嘆。昨日見電報,知君入泉下。猶聞咳嗽聲,忽忽冬之夜。”

  王易今主編《國外社會科學》,他與裘輝、陳象淦三人合譯《泰國近代史綱》、《羅馬尼亞近代史》、參加編輯《當代國外社會科學手冊》,并把他的名字列在該書扉頁顧問名單上。

  張郁先后發表的著作有《格林格爾漢墓壁畫》、《論和林格爾墓壁畫藝術》、《遼陳國公主墓》、《遼陳國公主墓志考釋》、《唐王逆修墓發掘》、《和林土城子發掘報告》、《遼上京勘查報告》、《遼上京勘查瑣議》、《漢朔郡河外五城》、《草原絲綢之路——契丹與西域》、《無上都故城》、《呼和浩特地區的古戰場》、《陰山河曲唐城考》等,這些文史作品,為我國北方歷史上的匈奴、東朔、烏桓、鮮卑、突厥、回鶻、契丹、蒙古等民族兄弟與中原漢民族共同締造中華民族大家庭的歷史,提供、補充了新的內容。

  鞠孝銘著有《大理訪古記》、《中國地理學發展史》、《湖口石鐘山》、《廬山自然地理》、《美麗的島嶼》等9部專著;發表論文有《先秦時代國土整治思想》、《我國古代的人地關系觀》、《徐霞客故居和墓地考》等30余篇。其中《中國地理學發展史》是他的力作。鞠孝銘為捍衛祖國領土完整,他曾將珍藏多年的兩幅南海諸島古地圖獻給國家,受到外交部的書面表彰。他又用兩年時間,負責撰寫《中國南海諸島》一書的主要篇章內容。

  田恒銘的《上九華》、《麥魚之鄉》、《裱畫大師》、等散文,分別發表在《旅游》雜志和香港《文藝報》上。他編著有《林散之序跋文集》、《安徽出土北齊碑記》、《安徽文化史》(書法部分)、《安徽藝術志•書法志》。范汝寅著有《云川詩存》。

  楊書政的微型小說《古剎新僧》于1985年在《中國青年報》上發表,獲全國一等獎。朱恩明發表的新詩《蟬》,被《安徽文學》譽為“新人三十家”。他與李慶生合寫的《綠色的燈籠》,獲《安徽日報》新中國成立三十五周年報告文學征文三等獎。李慶生的散文《輕騎兵》、《南來的燕子》、《茶棚》均發表在省內外刊物上,其中《茶棚》獲全省大學生作文比賽三等獎。戴季虹的詩《春登太白樓》,1986年在日本《桃花鳥》刊物發表。王貴華的《項羽自刎烏江并非民間傳聞》1987年發表于《安徽史學》,他的詩詞《望海潮•亞父城展望》被收進《中華詩詞會員專輯》,并參與《安徽掌故》的撰寫,他創作的詩詞楹聯近百首(副),分別在刊物上發表,受到贊賞。何璧錦寫的《二兄妹同登授獎臺》,發表在《安徽日報》,被評為全省優秀廣播稿;他的《患難見真情》,發表在《安徽青年報》上,獲“我的羅曼史”征文獎。李清云寫的新詩《北斗星啊,毛主席》、《越南戰友打得好》發表在《前衛報》上。盛立學寫的新詩《荊山是金山》,發表在《安徽詩歌》上。

  金緒道寫的《喜訊傳山村》、《雛風》、《雞籠山攬勝》分別發表在《藝潭》及省報上。他的詩《炊煙》獲“99中華詩歌”大賽二等獎,入編《中華詩歌精品選》。他的詩《山村唱晚》獲2000年第三屆“新世紀杯”世界漢詩大賽一等獎。他的歌詞《鞋墊花》、《采菱曲》1995年入編《中國當代優秀群眾歌曲大全》。他相繼出版《報春花》詩集和《秋之戀》散文集。他現為和縣作家協會主席,并主編《陋室文學》。王染野在《報春花》跋中評說:“緒道君為詩最大可貴處,在于他讀詩、研詩、寫詩,是數十年如一日,不曾間斷……我們可以說,他是把主旋律和多樣化較好地結合起來,則庶幾可稱之時代之歌人之一了。”

  馬維國著有《山里紅散筆》、《海天旅痕》兩本散文集。主編《歷史名城話和州》、《霸王文化探究》和《半枝梅文學報》。他的散文《情系消防》,獲華東六省一市征文三等獎。大特寫 《撞擊百萬知青的心靈》獲《人民日報》大地副刊二等獎。夏明釗對此文贊道:“這篇散文寫得真實、辯證、質樸親切、真個是思潮起伏、萬念俱在、充滿了探索與思考,又洋溢著畫意和詩情。”他的散文《長江行》,獲《中國作家》雜志社征文一等獎。他的《春風已度玉門關》獲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主辦的“中國長城文學”征文二等獎。李秋水在《山里紅隨筆》序末寫道:“酸咸異味,仁智隨識,我讀馬維國君的散文集如是說。”

  陳克舉著《星星草》楊基中著《在沙漠中建一座房子》、徐正道著《往事》。柯芳著《新聞事業,我愛您》、《成功的腳印》、《我和小天地》、《一個女子的傳奇》。夏為漢著《和風》文集,他的《現代農村教育管理工作理念》刊于《共和國頌歌獲獎作品選》,張應中說:“夏先生作品生活氣息濃郁,處處能讀出他的誠懇,樸實的個性氣質。”

  紀作亮著有《張籍研究》、《唐宋文名篇賞析》、《唐五代詞賞析》、《中外名篇選讀》、《詩經名篇注解》、《詩稿》。

  呼安泰,改編劇本《鐵血團》、《八女頌》、《王小二過年》、《安安送米》、《黨員登記表》、《新小放牛》、《白宮的驚恐》等,創作詩劇《烏江恨》、專著有《林散之軼聞》、《歷陽剪燈錄》、《冷齋吟稿》。他的論文《淺談戴望舒詩歌音樂類》,先后被《人民日報》、中國科技出版社、江蘇美學論文集結集出版,影響頗大。吳承木寫的《項羽身死在那個東城》、《劉禹錫陋室考》發表于南京的《周末》報刊上,他的民間故事作品多篇,分別在報刊上發表并獲獎。段明哲的詩歌、散文多篇,兩度獲獎。張君勉寫的《金蟬記》劇本被上海越劇團采用演出。王廣漢著《林散之傳》,出版后曾由縣文聯召開研討會,影響深遠。

  許錫文著有《簡明文學原理》、《文學概論》、《大學語文簡析》、《大學語文》、《寫作學》。李漢秋在他所編的《中國文學通覽》一書作序時說:“錫文同志有長期從事古代文學和文學理論教育的經驗,他高屋建瓴,取精用宏,駕輕就熟地編出這本《中國文學通覽》用作教材,實屬不易。”

  敬元勛,上海復旦大學新聞系畢業,曾在江西大學新聞系執教,后任《解放日報》記者,編輯,參加上海市委《支部生活》黨刊編輯,他先后在汪道涵、江澤民、朱镕基三位市長主持政府工作時期,擔任“新聞發布官”。1995年將自己各類文稿收集編印《易碎集》出版,新世紀開始,他又主持編纂《我們的腳印》叢書。

  李文所著小歌劇《青春紅似火》出版,散文《慈愛》,獲全國散文大賽二等獎。《小店拾趣》刊于《人民日報•海外版》;他的《空谷壯歌》、《虛驚》獲全國精短小說優秀作品獎,兒童動畫劇《鳥語大王》獲安徽小百花兒童劇創作三等獎,《莊稼秀才》、《三差一》獲安徽省二、三等獎。

  傅昌堯所著話劇小品《戰爭自由》、《體檢路上》分別獲“我愛國防”文藝調演二等獎、一等獎。《更夫》獲安徽省“消防獎”大賽二等獎、《風采》獲華東戲劇小品大賽三等獎。《王干事與坐地虎》獲安徽省計生小品大賽二等獎。中篇小說《騷夏》獲鼓勵獎。《見面惟有淚雙重》獲三等獎。《陽光不銹》、《苦楝樹上結葡萄》,獲“五個一工程”獎。《后方空虛》獲中國戲劇文學獎創新獎及全國話劇征文三等獎。他的《男子漢行動》由馬鞍山黃梅劇團晉京演出,先后在中央電視臺、安徽衛視:“相約花戲樓”等新聞媒體報道。《在抗洪的日子里》刊于《安徽新戲》。

  夏明釗著有《魯迅文學中的象征詩學》、《愛情和婚姻》、《論命運》、《稽康集譯注》、《魯迅詩全箋》、《孤獨這滋味》、《謠言這東西》、《魯迅》、《郭沫若》、《朱湘傳 》。編著《民族英雄》,主編《中國現代文學名著題解》。深圳海天出版社編者對夏明釗的《謠言這東西》評說:“本書視野開擴,思想深遠,文筆優美,且對有格言警句,頗多人生啟迪,它會給你雙重的享受:藝術的、哲學的。”

  陳子范著《晚晴集》,王志毅寫詩評說:“一卷詩書兩見情,高山流水有知音。誰言秋圃花容淡,卻喜人間重晚晴。”邵川整理出版其祖父邵子退遺著《種瓜軒詩稿》及《風義集》。他獲全國小學語文教師范文比賽二等獎。秦克波的詩《初秋寫意》1994年獲中國當代作家代表作陳列館“新人新作”征文佳作獎;他的詩《春天教室里的鳴叫》1996年獲中國作家代表作陳列館“當代文藝新作會展”優秀獎。

  錢朝鑄的散文《母親的柿子》獲1997年《安徽財稅報》有獎征文一等獎;他的長篇報告文學《為了母親的微笑》獲1998年《警探》雜志年度優秀作品獎;他的論文《論林曉東愛崗敬業精神》被中國社會科學院社科類征文評為《新中國建設發展五十年社科文獻》一等獎,并入選《中國市場經濟論文大典》;他的長篇通訊《笛聲悠悠歌新生》獲2002年江蘇《揚子晚報》“社會大廣角”征文一等獎,并在“江蘇人民廣播電臺”直播。

  王期辰是《漢語大辭典》青島編寫組組長,為該典主要編纂者,與他人合編《大學語文讀本》、《旅游散文詞典》、《山東古代作家傳 》。著有《南塘詩詞草稿》、《青島耆英》。荊誠孝著有《為政精誠錄》、《林水情》、孔凡仲在《為政精誠錄》序中評說:“文集是他43年的工作實錄……他忠誠黨的事業、熱愛人民、關心老百姓疾苦、精誠、至孝、至仁、至愛、至英,不愧是一位人民的孝子賢孫,人民的好干部、好公仆。”王耀恕著有《拙夫走筆》曾為《安徽歷史文化名城》、《安徽沿江經濟概覽》、《安徽省志、人物志》、《山峰巍巍》撰稿;他參加《和縣文史資料》1-6集及《和縣志》一、二輪編輯,并主編《中國香泉》、《石楊攬勝》。他的歷陽橫江考》獲《中國作家》雜志社征文二等獎。《霸王悲歌》獲中華“八喜杯”詩歌征文優秀獎,他獲安徽省地方志系統榮譽獎。

  徐名濤,中國作家協會會員,著名青年作家。他創作的小說、散文、詩歌、戲劇達220萬字,出版長篇小說6部,散文、詩歌1部。他寫的《重復一千遍的謊言》、《渾沌》、《越描越深》、《北京往事》、《無罪的砒霜》、《憂郁癥患者》、《本能》都先后出版。他的《北京往事》出版后,引起極大轟動,中央電視臺、北京電視臺、《北京青年報》、《北京晚報》、《新民晚報》、《揚子晚報》等全國100多家各類媒體紛紛發表評論,稱這是一部新世紀罕見的震撼人心的作品。《北京晚報》稱《北京往事》成了北京一些醫院心理門診的“藥方”。此書被文壇和新聞界炒得十分火爆,影視機構和他洽淡改編影視事宜。

  徐名濤和金緒道、秦淮清策劃完成介紹家鄉風土人情以鞋墊花為主題的電視片《江邊風》在安徽電視臺和中央電視臺國際頻道播出,引起較大反響,為家鄉帶來榮譽。

  仝漢熙曾主編《識途》,他著有《霜楓齋吟草》、江蘇俞律先生為他作序,評說:“興觀群怨,合而為一個誠實的老人的完整的一生。從他詩中、洞悉他是多么的熱愛生活,多么的熱愛社會,擁戴新政,是多么的真誠熱烈。批語缺失,全是從善良的愿望出發,樂而不滛、哀而不傷。這是孔子論《關睢》的至論,溫柔敦厚、詩教也。他的《霜楓齋吟草》,是深合詩人的標準的。”他個人簡歷及作品被收入《中華詩詞學會員名典》,他的詩作多次獲獎。魯治平著有《雕蟲選抄》詩集。

  仝町農主編《新程》,他的詩作,曾在報刊上發表。他寫《參觀香泉溫泉療養山莊》詩曰:“疑胡瀛海觀方壺、又似碧波展彩蕖。汩汩溫泉噴玉液,盈盈暖水漲明湖。蕩污滌垢百疴愈,浣面洗心六瘼除。古鎮香湯好沐浴,難教一濯腐風無。”黃潮平主持編輯《和縣文史資料》各集,并擔任《半枝梅文學報》總編。他的詩作,多次獲獎。他的《荷葉杯•大潮抒懷》詞曰:

  其一體:面對大潮吟志,經世,喜春紅。馬騰千里不留史,無止,是驕龍。

  其二體:波浪回環江壁,沖擊,水涌雪紛呈。春花爛熳笑喧騰,江山明、江山明。

     十、近年來和縣文學發展情況

  近年來,和縣文學不斷繁榮。積極組織申創中國書法之鄉工作。12首和縣民歌入選《“大湖之聲”——巢湖民歌新創作品選》100首歌曲。創作出版小小說集《一個蘋果的N種存在方式》、小說《有風險的人》、小說集《美麗的大臉》。縣書協、縣美協與縣天門山書畫研究會聯合舉辦“和縣迎春書畫展”,并編印作品集。

 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
重庆快乐十分-欢迎您 兴化市 | 兴隆县 | 芷江 | 怀柔区 | 息烽县 | 珠海市 | 修武县 | 绥芬河市 | 宝鸡市 | 石楼县 | 钦州市 | 冕宁县 | 罗甸县 | 澄城县 | 龙南县 | 开封县 | 永城市 | 十堰市 | 岑溪市 | 庐江县 | 石屏县 | 西青区 | 滁州市 | 岳阳县 | 同德县 | 深水埗区 | 桃江县 | 邢台县 | 宁远县 | 兰坪 | 内乡县 | 泰兴市 |